当前位置:首页>>旅游服务>>河套文化
百年杨家河
  • 巴彦淖尔市政府门户网站 www.bynr.gov.cn
  • 2017-08-08
  • 打印本页

 

 

  今年是杭后杨家河开挖建设100周年,8月4日,纪念座谈会在黄河水利文化博物馆举行,水利部门和杨家后人缅怀了前辈,并从中汲取经验,展望未来,翻开河套水利事业的新篇章。

  按照史料所述,杨家河的开挖,使得沿河“民以聚,千家烟火,万亩田歌,蓬勃向荣,遂有日新月异之势”,不仅让沿河区域由游牧区变为农业区、由荒芜一片变为良田千顷,解决了当地居民和外来移民的吃饭问题,更由此在河套西部建立起一道绿色屏障,有效地阻止了乌兰布和沙漠的东侵,保护了河套灌区。

  开挖杨家河,是民间开发河套灌区的一个极为艰辛和悲壮的举动,杨氏一门,心身倾注,经历了10年筹备、10年挖河、10年配套的漫长曲折过程,终至功成。其间,杨满仓、杨米仓和杨茂林、杨春林两代4人积劳殉职。

  百年杨家河,浩浩荡荡,流淌不息,它的开挖过程是一段战天斗地、震撼人心的“巴彦淖尔故事”。

  筹备资金 立志开河

  杨氏兄弟满仓、米仓原为山西河曲人,早年随父亲走西口来到后套,定居于此。

  兄弟俩长大后,曾先后作为渠工参加了通济渠、义和渠的开挖,掌握了不少开渠治水经验。尤其杨满仓,颇受王同春赏识,成了沙河渠的“渠头”,承包了沙河渠进行经营。同时,杨满仓的长子杨茂林承包了永济渠。

  搞承包只是暂时性的,杨家志不在此,他们有着更高的追求——拥有一条属于自己的渠。后来,杨家一边积极筹备资金,一边考察、比较,“至乌拉河东畔,审渡河流,详察土宜”,最终选定在毛脑亥口动工,因为从此处向北延伸,虽然遍地野草但土地肥沃,利于耕种;这一区域是卵石层地质构造,黄河河槽比较稳定,有利于开口。

  当时杨家是个什么情况?经过近10年的辛苦筹备、积累,存有5万两白银和1万担糜子。按照他们的设想,这些钱和粮食足够雇用五六千民工,应该可以保障挖渠所需。

  就这样,1917年(民国六年)春,杨家河工程破土动工了。

  初遇困难 父子交班

  开挖杨家河的劳力,主要从晋、陕地区的河曲、保德、偏关、府谷、神木等县以及冀、鲁、豫等省逃来的难民中招雇。杨氏把渠工编成班,每天出12班,最多40班,每班20至30人。

  起初,大家干劲儿十足,开工6个月就挖到了40余里的乌兰淖。可是,随着工程的推进,各种困难也随之而来。

  首先是工程总负责人杨满仓因年老体衰和精神压力过大,突然瘫痪卧床。杨满仓丰富的开渠治水经验和技术是无人能够替代的,怎么办?他只能躺在床上指导开渠事宜。但开渠离不开实地指挥,关键时刻,工人就把他背到现场指挥。后来,杨满仓的长子杨茂林接了父亲的班执掌渠务,杨米仓和儿子杨春林负责筹措资金等事宜。施工期间,杨茂林经常骑着一匹高头大马巡查。文史记载:“(杨茂林)躬亲督工,往来督课指挥,夙夜无稍怠。乃弟春林、文林、鹤林,分段监视,披星而作,戴月而息。”

  其次,和杨家开工前预想的不同,渠一挖开,处处都需要钱,筹备的资金根本不够。他们想出一个办法:一边挖渠一边开垦土地,再把收取的水费、地租投到挖渠中,如此循环。但还是不够,不得已,杨家又接受了苛刻条件从教会借了些钱,这才缓解了资金问题。

  妙计挖渠 诈死躲债

  1918年,杨家河挖至哈喇沟(现头道桥联丰一带),将干渠临时接入大沙沟,并派渠工随水疏通大沙沟被风沙淤塞段,以利用水的冲刷力量开扩渠道。这种以水代工的办法,减少了不少人工开支。同时,杨满仓指导杨茂林用“川”字形浚河法(即在渠道中线的两侧各挖开一条小渠,中间留一隔墙,利用水的冲力淘去隔墙,冲宽两侧,以成大渠)施工,开挖渠道十五六里。

  1919年,杨家河挖至杨柜(二道桥)大坝附近,把大沙沟作为天然退水渠,灌、排通畅。至此,工程已经过半,胜利似乎在望。没想到,更大的困难和挑战在等着杨家人。

  1920年和1921年,因渠水不旺,导致杨家收益锐减。雪上加霜的是,当地频发匪祸兵灾,又闹起了虫灾、鼠疫,真是祸不单行。面对挖渠工资和债息两亏的危局,杨家不得不变卖家产和首饰,又向大户人家和教会高息贷款,“为地方兴利,不惜毁家以纾难”。

  那两年,杨家将杨家河干渠工程放缓,侧重开挖支渠,扩大灌溉效益,坚持不使渠工停工。而工人为讨要工资常常罢工,成群结队跑到杨家夺饭盆、抢饭碗,杨家人连一顿好饭都吃不上,工人甚至绑架过杨鹤林,逼迫杨家付钱。为了应对工人讨薪的被动局面,负责工程款的杨春林不得已想出一个应急的对策:编造自己因给工人开不了工资,一着急上吊自杀死了,并且假设灵堂,以拖延支付工钱时日。工人看到杨家发生不幸,答应了杨家延期支付工钱的请求。不过,诈死只是一时的缓兵之计,要想让工人安心干活儿,还得拿出真东西。杨茂林力挽狂澜,向一位蒙古王爷借了一千多匹马发放给工人,工人这才高兴了。此事后来成了河套地区的一句俚语: “河南侉侉,洗脸不洗爪爪,来时背个衩衩,回时骑个马马。”

  三人奉献 十年功成

  1922年,杨家河挖至蛮会退水渠。当年,杨米仓因积劳成疾病故,时年五十三岁。杨米仓是第一位为杨家河开挖事业献出生命的杨氏族人。

  1923年,杨家河挖至三淖梢退水渠。这一年,久卧病床的杨满仓去世,时年六十四岁。

  1925年,杨家河挖至三道桥附近。

  1926年2月,杨茂林积劳成疾,患中风不起,不久便撒手人寰。杨茂林去世后,其弟杨春林、杨文林等继续施工。当年冬季,杨家河挖至王栓如圪旦接入乌加河。渠虽成型,但因正梢地势偏高,水流不畅,难以泄退余水。

  1927年,杨家为了解决杨家河的退水问题,一方面将干渠西侧的三淖支渠梢接挖送入乌加河,另一方面将蛮会支渠梢接挖送入乌加河,双流退水均通畅。至此,历时十载的杨家河主干工程基本竣工。渠长70余公里,加上支渠共160多公里,总投资白银70余万两,灌溉面积达13万亩。

  完善配套 壮举绵延

  杨家河开挖成功后,杨家又用时10年完善配套,投资开挖多道支渠和子渠,并在杨家河上修建车马大桥五座,桥下可通小木船。今杭后头道桥、二道桥、三道桥皆以桥的序数命名。

  1932年,杨春林因劳累过度、外债紧逼,身心交瘁而病故。

  1939年,根据当时国内抗战形势,绥远省政府对杨家河公管,杨氏家族同意将渠无偿捐献给国家。直到此时,杨家挖河所借债务仍未还清。

  1942年,经傅作义将军批准,在当时划分的临河县第四区杨家河灌区成立了“米仓县”,以纪念为挖渠献身的杨米仓。

  对杨家河和杨氏几代人的开挖壮举, 历史给予了最好的评价:“一家之赐,千家食德,一姓之功,百姓乐利。”(《临河县志》)。我国著名水利专家姚汉源也赞扬其为“父子相代,亲友共营”。

  新中国成立后,经新一代水利人的努力建设,杨家河发挥了更大作用。目前,杨家河的灌溉面积达到了65万亩,杨家所期盼的“阡陌纵横,沃野千里,民生富裕,安定繁荣”终于实现。(袁雅芹 高杰)

来源:巴彦淖尔晚报     编辑:高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