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>>旅游服务>>民俗风情
陕坝的干货
  • 巴彦淖尔市政府门户网站 www.bynr.gov.cn
  • 2016-11-01
  • 打印本页

  楼下有位邻居,儿子和女儿都在北京打工,老俩口隔段时间都要去探望一次,每次走时,总忘不了专程去趟陕坝,买些糖麻叶儿带着。我告诉他,临河也有陕坝干货的分店,何必跑那么远。他说娃娃们安顿了,就让去陕坝买。

  呵呵,有点意思。你想,几只普通的糖麻叶儿,带着乡情,带着香甜,坐着火车、坐着飞机来到一个思乡人的面前,那是怎样的一种欣喜和激动的场景?

  陕坝人把麻花、麻叶儿、月饼之类的烙、炸面食统称为干货。陕坝的干货真是好吃,陕坝的干货由来已久。早在上世纪的三四十年代,陕坝曾经是傅作义的长官部和绥远省临时省会,文武官员云集,吃货自然成堆。资料记载,其实,解放前陕坝就有了“蚨来号”“三和园”“三得计”等商号,制作麻花、麻叶儿等干货,规模虽小,名气却很大。其中有家“红大个”的锅盔(类似糖烙饼)卖得特火,好吃实惠,老百姓都能吃得起。我的父亲解放前在陕坝大顺城教会学校读书时,每隔两三天,放着学校的饭不吃,偷着到陕坝街上买干货,后来被老师告诉我爷爷,挨了不少的打。

  解放后,公私合营,个体户下岗。杭锦后旗建起了副食品加工厂(现旗政府大院),利用一批老干货匠人,专门生产麻花、面包、油旋、精点心等,产品走红整个河套。记得陕坝有个表姑(我爷爷的外甥女),每年来村里看望爷爷时,总要带着些麻花、精点心之类,爷爷舍不得吃,就偷着留给我。那时候,吃一块精点心,有一种富贵的感觉。

  改革开放后,副食品厂转制,做干货的个体商户卷土重来,又成了陕坝小吃的一个亮点。早年异常红火的国营食堂日渐冷落。为了招徕顾客,食堂开了一个窗口,由一位姓张的老厨师牵头,做起了糖麻叶儿,一时间卖得风生水起、熙熙攘攘,让国营食堂再次红火了起来。

  后来,国营食堂下课,一个曾在这里学徒的叫王利平的小伙子,带着做糖麻叶儿等干货的传统手艺,筹措了几百块钱,开了一家干货小作坊,把陕坝干货传承发扬光大,做成了杭锦后旗美食的一道有口皆碑的品牌。据说,陕坝的糖麻叶儿一天生产几千个,其中一半被外地人买走。在临河,上班一族的女士将糖麻叶儿视为友情早点,自己吃一个,给同事带一个,那这个同事就有受宠若惊的感觉。至少,这一天充满了愉悦的心情。

  我和陕坝的一位文友说,糖麻叶儿品牌的后面有文章,即先有吃货,后有干货。但后来又想,还是先有了干货,后有了吃货。陕坝的干货,激活了一代又一代,一批又一批吃货的食欲和胃口,并经久不衰。

  难道不是吗?(刘秉忠)

 

 

 

来源:巴彦淖尔日报     编辑:高也